山的那边有座亭子

又到了换介绍的季节(❌)是时候换一波介绍了

我可能要正式变成年更废柴了(摊

【all智】身体检查

一只只会委屈的ooc萌软智和一群如狼似虎的弟弟的小故事。

 

又是漫画大纲改,我大概变得不会画画了,咸鱼躺。

 

 

 

 

二宫和也进入休息室的时候发现大野智已经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过去了,而且睡得很熟。本想安静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不打扰他休息的,但走进一看发现大野智又黑一个色度,想恶作剧的心和对鱼的嫉妒心让他升起了逗猫的念头。

于是便爬上了大野智的沙发,一手撑在大野智的头边,一手捏住了他圆圆的小脸,故意凑到他的耳边,用美食生死战抢答时的小尖嗓奋力一吼!

“satopi!!!!!!”

直击灵魂的小尖嗓吓得大野智醒了过来,一脸状况外的表情不知望向何方,几秒之后雾蒙蒙的眼睛才聚焦,小鱼眼里盛满亮亮的光,发现是二宫和也闹醒了自己也不生气,仰着脸对二宫和也笑得软乎乎的。

“nino早上好。”治愈的气场瞬间包住了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一边感叹自己负离子leader今天也正常工作,一边拿出自己作为影帝的实力演技为自己的逗猫计划板起了严肃脸。

“ohno桑。”

轻轻压低的嗓音让空气仿佛凝结,呼吸好像变得有点困难。

大野智对这突然严肃起来的气氛不知所措:“怎么了?nino。”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吧。”

“嗯,知道……”接下来是钓鮐的季节,这段时间总有演唱会,大野智总遗憾自己去不了。

“你真的知道?”二宫和也重重的皱了眉头,仿佛对大野智的回答不满。

“怎么了?”大野智还是状况外。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你还把自己晒得那么黑!黑成这样你还能穿演唱会的衣服?”二宫和也盯着着焦炭面包脸,越看脸色越差。

大野智昨天休息,正好昨天又是个无风的大晴天,大野智自然是放飞自我跑到海上爆钓了十个小时,还没来得及看自己享受完晒伤日光浴之后的样子就被经纪人马不停蹄地送到录制现场,说实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黑成了什么样子。二宫和也的表现让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心里敲起了警钟:nino生气了。

“我,很黑?”

“诶?难道你觉得自己白?”

大野智认真地回想起上次看见的自己的巧克力肤色,一边摇头一边回答:“不白。”没涂发胶的刘海软软的,随着他的摇头微微摆动,显得他异常乖巧。

牙白!超可爱!二宫和也想欺负他的心更加膨胀。

“你这样J绝对会超级生气的!”二宫和也搬出了那人最疼也是最怕的弟弟,看着大野智紧张起来的神色,二宫和也能猜出他绝对又在想象弟弟对他说教时凶巴巴的脸了。

“nino怎么办,我不想松润生我的气……”小嘴一扁,委屈巴巴地要从沙发上坐起来,但还没坐正有被二宫和也一把按回沙发上躺着。

“能怎么办,我就是提个醒,你这样绝对会让J超生气的,他前段时间可是跟服装师商量了好久才定下的衣服啊……”

大野智撇着八字眉,很懊恼的样子,用上目线看着二宫和也,一副我知道错了的表情。

“nino你一定有办法让松润不生气的,对不对?”

那个撒娇的语气让二宫和也想马上扑上去跟大野智进行黏黏糊糊的肢体接触,但傲娇的二宫和也是不会直接表现自己这羞羞的欲望的。于是他摆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跨座在大野智身上,欺身上前,扎扎实实地把大野智钉在沙发上。

“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你晒成什么样了,等一下我好跟J商量一下怎么改演唱会衣服的事,只要有好的解决方案,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的。”

话都没说完,大野智的T恤已经被撩起,挂在举过头的小臂上了,手速已超神。把T恤扯下,大野智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二宫和也的眼前。

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光裸的上半身,脖子以上晒得有点黑,锁骨处有明显的圆形的印记,再往下是白皙的胸膛,与脖子的黑色相撞意外地充满了美感。手臂上有明显的黑白分解线,让人想起黑白相间圆滚滚的熊,沿着腰身往下裤子的边缘隐隐露出了一小块更白的皮肤。

这简直是引诱人接下去探索嘛!

汉堡手迅速地扣在了大野智的皮带上,但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大野智就按住了二宫和也的手。不善言辞的大野智还组织不出语言,但他的眼神已经向二宫和也传达出他的不愿意。

“大叔,你不是求我帮你的吗?你现在想干嘛?你不要我帮你了吗?”

“nino……”黏糊又委屈,帮忙就帮忙嘛,为什么要扒我裤子。

那可怜的姿态连二宫和也小恶魔都忍不住心软……才怪!二宫和也奋力地拉着大野智的皮带,而大野智丝毫不让,两人僵持。

“satopi~,让我看一下嘛~!”二宫和也仗着自己可爱撒娇。

“不要!”收到了智猫猫更可爱的超凶.jpg

 

二宫和也扒不下大野智的裤子好气哦!可是他力气没有大野智的大。

大野智也好气哦!为什么小恶魔不放过他,气得他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早~”小奶音打破了休息室的僵局。

“J!leader又晒黑了,巨黑。”小尖嗓迅速向弟弟告状。大野智瞪大眼睛,突如其来的“背叛”让的一惊,赶紧偷偷瞄一眼弟弟,看看他到底生不生气。

果然,松本润眉头一紧,大野智的心又是一惊。牙白!大野智迅速地摆出自己最真诚的表情向弟弟认错,希望弟弟能从宽处理。

“松本先生……”大野智下定决心要向弟弟撒娇,声音的甜度爆表,湿润的上目线紧紧地盯着松本润,仿佛松本润一生气就会落下泪来。

理智崩断!

叮!松本.克己.润下线。

叮!松本.抖s.润上线。

抖s与小恶魔站在同一战线!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交换了一个眼神,确立了战友关系。大野智看见了末子组的眼神相交,心里已经知道松润可能会和二宫和也一起欺负自己,但还是他决定挣扎一下。

“leader,我是不是说过快要开演唱会了?”松本润的语气意外地温柔,大野智觉得自己还有救。

“嗯……”

“那你怎么还去钓鱼啊,也不涂防晒,那么黑,你是不想穿演唱会的衣服了吗?”和平时闲聊的温柔语气无差,这让大野智放下心来,按着往常的样子撒娇。

“我想钓金枪鱼嘛……”

松本润一脸拿大野智没办法的表情:“让我看看黑得严重不严重,没事的话就可以继续采用确定下来的服装。”

弟弟的语气那么软,肯定不会和小恶魔一起整我的!大野智愉快地挺起胸膛向弟弟展示自己的上半身,希望自己积极的态度让弟弟满意。

“腿呢?把裤子脱了!”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原来弟弟和小恶魔是一伙的!失策!

“松润……”弟控的大野智软软地叫了声,希望松本润听到他的呼唤可以改邪归正(?)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nino。”松本润示意。

“了解!”二宫和也表示收到。

二宫和也压住了大野智的手,而松本润则攻击大野智的下盘。大野智自然不肯乖乖就范,于是他灵活地扭动腰肢,扭动身体躲避着松本润的手。

局面再次僵持。

 

“早呀……呜哇!发生什么事了?”相叶雅纪健气的声音响起,爽朗的笑容因为这冲击性的画面僵在脸上。

“快过来帮忙压住大叔!”

“好!”不明所以,但相叶雅纪超听自家竹马的话。

大力奇迹拔参战,大野智瞬间被击败。Game over!

大野智一面承受着被击败的挫败,一面承受着全身光溜溜的羞耻,蜷缩在休息室沙发的小角落里,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双手里,不想面对被三个弟弟扒光光的事实。

“O酱的小腿好黑,但是大腿好白哦,pp更白!”aiba酱不管说什么都那么下流!大野智愤愤地想,黑黑的小脸羞得涨成了砖色。

“是啊,大叔的pp超白。”

Nino不要附和aiba 酱!太羞耻了。

“晒痕好可爱。”相叶雅纪无自觉地说着牙白的话,“你们不觉得腰和pp交接除的色差很色气吗?我好想亲一口哦。”

“是有点想……”松本润声线一沉,“但我觉得leader的pp更有吸引力……”

“真不愧是岚里最喜欢pp的松润!不过O酱的pp的确很有吸引力。”

弟弟们的讨论让大野智老腰一软,止不住颤抖。

“O酱羞耻到发抖了耶!”

大野智埋在手里的头微微抬起,露出了眼睛,用自认为最凶的眼神瞪着兴奋得双颊绯红的工口大兔子相叶雅纪,希望他在自己眼神的威压下能闭嘴。但眼里储满了因羞耻而出现的生理泪水只能让他的瞪眼显得楚楚可怜。

这是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主播清爽的声音道了声早安,随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吓到;“哇!你们在干嘛!”

樱井翔尽可能冷静地分析着休息室的现状,三个弟弟围在沙发边上,沙发上躺着光溜溜的尼桑,看这委屈的小脸一定是被欺负惨了。

诶呦!我的三个小祖宗哦!我就那么一个哥,你们轻点折腾(?)。有点心疼地凑到大野智身边确认他的情况,顺手吃个豆腐扶着他光裸的肩膀坐起来。

“救我……”尼桑黏黏糊糊的嗓音带上了哭腔,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樱井翔。看着大野智依赖自己,樱井翔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决定一怒冲冠为尼桑,把等一下在节目中被弟弟们联手欺负的顾虑全部抛到脑后,脱下外套盖在尼桑身上之后,对三个不懂事的弟弟进行严肃地说教。

 

说教之后,留下三个弟弟一边反省,樱井翔就跑到大野智身边撒娇邀功(?)。大野智缩在沙发的角落,樱井翔的外套对他来说有点大,把他娇小的身子完全裹住。樱井翔默默地为男友衬衫点了无数个赞。

“尼桑,没事吧。”

“没事。”

“他们为什么闹尼桑啊……”

大野智慢吞吞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樱井翔听,樱井翔也尽职尽责地翻译着大野智的话(?),等把事情经过讲清楚,樱井翔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尼桑这次钓了几个小时?”

“也没钓多久……”大野智摸了摸鼻子。很好,绝对超过十小时。

“涂防晒霜了吗?”

“.…..”大野智没说话,只是嘟了嘴。很好,绝对是嫌麻烦没有涂。

“尼桑,我说了多少遍了,不涂防晒霜是要晒伤的。”说着从包里拿出治疗晒伤的药,“尼桑,你钓了那么久,又不涂防晒霜,肯定晒伤了,快涂点药。”

大野智知道自己理亏,乖乖接过药自己涂了起来,涂完了前面想把药还给樱井翔,却被按住。

“后面呢?”

大野智只好把外套脱了,开始涂后面,只是背上有的地方够不到,大野智想放弃,樱井翔死活不同意。

“我够不到嘛!”

“那我帮尼桑擦。”说着接过药就在大野智的背上摩擦。

“.…..嗯,痒……”

“尼桑,忍忍,一分钟就好。”

“嗯……”今天的一分钟怎么那么长啊。

 

本在在旁边反省的三个弟弟:

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姑且先认个错相叶雅纪.jpg

转回克己模式,觉得自己干了不得了的羞羞的事情,认真反省松本润.jpg

虚心接受死不悔改,盘算着下次继续逗猫二宫和也.jpg

他们目睹了樱井翔用嘴就让大野智自己把自己扒得光溜溜给樱井翔看,还让樱井翔摸自己敏感的腰部的全过程之后,集体变成了冷漠.jpg

 

樱井翔,可怕的男人!

 

FIN

 

小剧场:

主播进入了休息室,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你们在干嘛?”

“大叔钓鱼晒黑了,我们把他扒光了看看黑到什么程度。”

“哦……”主播盯着沙发上看起来很好吃的尼桑,“你们只就打算看看?”反手上了锁。

“当然不是……”

“我们只是在等你而已……”

本来在沙发上躺着的大野智惊恐万分,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想要逃跑。却被抓住。

“不要啊。等一下还要录节目……”

“不要拿这个当借口,这是晒黑的惩罚哦。”二宫和也露出了小恶魔一样的笑容。

 

 

拉灯!跳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