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有座亭子

为什么我那么花心?
都是那五个人的错!他们那么好看!!那么可爱!!不花心才怪(bushi)

属性:智右偏爱润智,二相二偏二相


我重口又变态又废,慎fo

【宫大】我的粉丝是女装大佬?!(二)

为什么我要写那么长啊,我只是想开个车……

 

6

漫展结束,社团开的店大获成功,摊位负责人把一众工作人员拉去小酒屋庆祝。在自家爱凑热闹的竹马的唆使下,再加之心情好,二宫和也难得地答应去了庆功宴。

然而,还没换衣服就被拖到酒屋里的二宫和也很想打他家竹马,二宫和也在和竹马相关的事情上是个行动派,有了想法就做。

“nino好痛,你干嘛打我啊……”相叶雅纪捂着被狠狠敲了一下的脑袋抗议着。

“我都说等我换完衣服就来了,你那么猴急着拖我过来干嘛!”身穿女仆装的二宫和也教训着自家竹马,“你也是的,连衣服都没换就跑来了,你是想在小酒屋里继续当贵族大人吗?”

相叶雅纪身上穿着考究的贵族一样的衣服,身边的二宫和也又是一副女仆打扮,真的像是贵族大人亲临破旧的小酒屋一样。

如果不是女仆在狠狠地教训贵族大人的话,一定更有画面感。

相叶雅纪委屈巴巴,自己就是太兴奋了嘛。难得二宫和也同意来庆功宴,想快点拖他来小酒屋免得他反悔有什么不对嘛。

看着相叶雅纪湿漉漉的眼睛,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发不起脾气,就让相叶雅纪先去庆功宴的房间,自己跟老板商量着要个空房间换衣服。

 

二宫和也目送着自家竹马进了庆功宴的房间,转身要找老板的时候,一阵软软糯糯的笑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Sami头号粉丝雷达狂闪!!!

痴汉如二宫和也迅速锁定原画师的位置,正好那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正好可以假装路过多看两眼!二宫和也这么在心里打算着。

当他斜眼偷偷瞄进房间里的时候,最先看见的不是小团子,而是一位溜肩的先生。这个极其熟悉的溜肩让二宫和也忍不住脱口叫出了他的名字:“隔壁家的樱井君!”

樱井翔听见这个熟悉的称呼忍不住回头看声源,果然看见了熟悉的小猫唇。

“nino!好久不见!”

樱井翔打招呼之后,二宫和也看见小团子探出来张望的小脑袋。小团子太小了,完全被溜肩挡住了,这个张望的小动作让人想把他的小脑袋按到自己的怀里揉揉。

二宫和也的内心其实已经爆炸了,但是还是强装淡定地和许久不见的老友寒暄。

“好久不见!”

“尼桑,我跟你介绍一下。”樱井翔跟二宫和也打完招呼,考虑到大野智怕生,就扭头回去跟大野智说话安抚一下他。

“这是我老家的邻居。”

“你好,我是nino。”有老友把自己介绍给喜欢的人,二宫和也自然是积极地自我介绍,希望和自己原画师第二次见面就能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nino,这是我学长,大野智。”

“你好。”被介绍到,大野智乖巧地打着招呼,看起来意识清醒,只是被酒熏红的眼角和蒙了迷雾的双眼把他喝了不少的事实出卖了。

“nino不好意思啊,好久不见,还想和你叙叙旧的,但是这种情况……”

樱井翔有点赶人的意思,自家尼桑喝醉了就喜欢扒着人不放,还喜欢撅着嘴一副求亲亲的样子,不亲亲他的小脸蛋的话可是要生气的,自己对气呼呼的尼桑最没辙了。要是被发小瞧见自己被尼桑吃得死死的,等回老家铁定被他当做笑料说给弟妹们听。

长兄樱井翔表示:我不要面子啦!

“诶,这种情况怎么了,大野前辈不会介意吧。”二宫和也装作听不懂樱井翔的意思,一副就要叙旧的样子。

开玩笑,我还没看够自家原画师呢,怎么可以走呢。

“大野前辈,你介意我在这里吗?”二宫和也越过樱井翔直接问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大野智。

“不介意不介意。”大野智一手晃着酒杯,一边摆着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一副你们年轻人自己聊不用管我这个老人家的样子,然后嘟着嘴喝了口酒。啤酒的泡泡沾在上唇,嘟起的嘴上反射着色气的晶亮。

反差萌!

原画师痴汉二宫和也内心疯狂打call但是还是强忍内心冲动和同样激动不已的樱井兄控翔叙旧。

 

7

大野智在二宫和也跟樱井翔聊天的时候很无聊,只好不停喝酒,结果醉倒在小酒屋的榻榻米上蜷起来呼呼大睡。

樱井翔暗叫不好,在二宫和也的面前他不方便老是提醒大野智不要喝多,一不留神就让尼桑喝断片了,这得把他送回家啊。

樱井翔看了下手表:“nino都这个时间了,我们下次再聊吧。”说着放下了手上的乌龙茶,樱井翔今天开车,所以没有喝酒。

“nino,那么晚了你自己能回家吗?”发小看样子是刚从展子上下来,连衣服都没有换。本性是老妈子的樱井翔有点担心穿着女仆装的二宫和也在路上遇到什么变态之类的,忍不住问了起来。

二宫和也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是女仆装,这样子坐电车回家不太方便,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nino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去。”樱井翔提出他想好的方案。

“嗯!那就麻烦了。”二宫和也也不推脱。

大野智喝了那么多酒,樱井翔怕是要送他回去,答应坐樱井翔的车回去的话意味着自己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多呆一会,二宫和也为樱井翔的提案默默点了个赞。

 

两个人想把软塌塌的酒酿团子运上了车。

团子格外地黏糊,用扶着的姿势的话,大野智拖着两人黏糊糊地挪不开脚,二宫和也忍不住把大野智打了个横抱。

别看大野智脸圆圆肉肉的,身上却很瘦,体重轻得可怕。二宫和也抱起自家原画师的时候很心疼,以前吹大野智的画的时候总是说神仙画画,现在怕是说不出来了。神仙辟谷不食五谷,他可希望自己的小画师吃多点,然后长点肉。

 

“走吧。”二宫和也稳稳当当地抱着大野智,偏着头对樱井翔说。

“嗯嗯。”樱井翔愣愣地应着。看着身穿女仆装的二宫和也,明明身穿女装看起来比任何女孩子还软还可爱,但是那个抱人的姿态却十分男前,男性的荷尔蒙扑面而来,熏得人面红耳赤。

看着二宫和也的背影,裙摆随着走路带起的风飘了起来,不知为何像极了凯旋的少年将军扬起的战袍披风。樱井翔不禁感叹。

“啊,好man……”回过神来的樱井翔自我吐槽起来,“我这是说什么呢!像人妖一样。”樱井翔红着脸跟上二宫和也,带着他上了车。

 

8

二宫和也上车报地址的时候,樱井翔惊讶地发现二宫和也和大野智住在同一住宅区,开进住宅区时更惊讶地发现他们两住的是同一栋楼,等到二宫和也帮着把大野智扛上楼的时候,樱井翔已经被惊得目瞪鼠呆了,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就住对门。

“nino,好羡慕你啊,和尼桑住得那么近。”叮嘱尼桑出海钓鱼涂防晒霜都变得方便无比!

樱井翔用备用钥匙开着门,嘴里念叨着羡慕,他身后的二宫和也则扶着摊成一团年糕的大野智。

“没什么好羡慕的。”二宫和也头一次觉得自己在浪费老天给他的优势!近水楼台是好,但是大宅男二宫和也不出门,根本无法偶遇自己心头的明月光啊!

这样想着的二宫宅男心酸地抱紧了怀里的明月光,心里盘算着以后要增进邻里之情。

樱井翔终于打开了门,想从二宫和也的手里接过大野智,可是喝醉酒超级粘人的大野智抱住人就不撒手啦!

以前樱井翔就被酒酿团子粘着留宿过无数次,他表示照顾醉鬼可麻烦啦,抱住人不放,还要亲亲,还说喜欢你,烦死人了。当然樱井翔才不会说他手机里珍藏着醉酒尼桑告白的视频呢。

总而言之,现在看着二宫和也怀里粘着人不放的大野智,樱井翔可头疼了。

然后一通来自公司的电话让樱井翔头更痛了。

游戏更新出了一个bug,技术人员正在解决,公关问题刻不容缓,樱井翔最好马上赶去公司一趟,但他又无法放下醉酒的大野智。

二宫和也看出了樱井翔有难处就自告奋勇。

“我说翔,就让我照顾你的学长吧,你去忙你的。”

“可是nino……”樱井翔觉得有点不妥,但是马上被二宫和也打断了,二宫和也用他磁悬浮列车级别的跑火车能力没几分钟就把樱井翔说服了,二宫和也的说服力还有和他多年的交情最终还是让樱井翔把大野智交到二宫和也的手里。

“尼桑他喝醉了喜欢喝蜂蜜水,记得给他泡点啊,蜂蜜在厨房里……”樱井翔不知为何带着嫁女儿的心情快速唠叨着,被二宫和也赶走了,看着他走远,二宫和也才走进大野智的房子里,关上了门。

 

 

9

本想进厨房按着樱井翔说的给大野智兑杯蜂蜜水的,但是力气大得惊人的团子硬是要拉着二宫和也坐在沙发上。

等到两人都坐下了,大野智就看着二宫和也露出甜度满分的笑容,晶亮的光从他眼里逸出,让人有种透过小鱼形状的窗户看星河的感觉。

二宫和也被盯得心跳加速,他觉得要是不做点什么引开自己对大野智的注意力的话,他心脏真的要累坏了。

“.…..智?”二宫和也有点抓不住对大野智的称呼,就有点怯地试着叫了一声。

“嗯……智在这里……”大野智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就笑得眯起了眼睛,乖巧极了。

想要快点离开这个甜到腻死人的海洋,二宫和也开始结结巴巴地说着离开的理由。

“智,想喝蜂蜜水吗?我去厨房给你泡……”二宫和也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但被大野智拉住。

“我不要蜂蜜水……我要nino……”湿漉漉的上目线直勾勾地盯着二宫和也,“nino比蜂蜜水好看……”

大野智是个艺术家,对美的东西没有什么抵抗力,平日里也喜欢一直盯着好看的东西看个不停,现在喝醉了更是遵从本能行事。

“nino……喜欢……我喜欢……”说出那句话的唇红润饱满,十分诱人。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了,但是这个气氛太适合接吻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