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有座亭子

为什么我那么花心?
都是那五个人的错!他们那么好看!!那么可爱!!不花心才怪(bushi)

【all智】身体检查

一只只会委屈的ooc萌软智和一群如狼似虎的弟弟的小故事。

 

又是漫画大纲改,我大概变得不会画画了,咸鱼躺。

 

 

 

 

二宫和也进入休息室的时候发现大野智已经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过去了,而且睡得很熟。本想安静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不打扰他休息的,但走进一看发现大野智又黑一个色度,想恶作剧的心和对鱼的嫉妒心让他升起了逗猫的念头。

于是便爬上了大野智的沙发,一手撑在大野智的头边,一手捏住了他圆圆的小脸,故意凑到他的耳边,用美食生死战抢答时的小尖嗓奋力一吼!

“satopi!!!!!!”

直击灵魂的小尖嗓吓得大野智醒了过来,一脸状况外的表情不知望向何方,几秒之后雾蒙蒙的眼睛才聚焦,小鱼眼里盛满亮亮的光,发现是二宫和也闹醒了自己也不生气,仰着脸对二宫和也笑得软乎乎的。

“nino早上好。”治愈的气场瞬间包住了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一边感叹自己负离子leader今天也正常工作,一边拿出自己作为影帝的实力演技为自己的逗猫计划板起了严肃脸。

“ohno桑。”

轻轻压低的嗓音让空气仿佛凝结,呼吸好像变得有点困难。

大野智对这突然严肃起来的气氛不知所措:“怎么了?nino。”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吧。”

“嗯,知道……”接下来是钓鮐的季节,这段时间总有演唱会,大野智总遗憾自己去不了。

“你真的知道?”二宫和也重重的皱了眉头,仿佛对大野智的回答不满。

“怎么了?”大野智还是状况外。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你还把自己晒得那么黑!黑成这样你还能穿演唱会的衣服?”二宫和也盯着着焦炭面包脸,越看脸色越差。

大野智昨天休息,正好昨天又是个无风的大晴天,大野智自然是放飞自我跑到海上爆钓了十个小时,还没来得及看自己享受完晒伤日光浴之后的样子就被经纪人马不停蹄地送到录制现场,说实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黑成了什么样子。二宫和也的表现让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心里敲起了警钟:nino生气了。

“我,很黑?”

“诶?难道你觉得自己白?”

大野智认真地回想起上次看见的自己的巧克力肤色,一边摇头一边回答:“不白。”没涂发胶的刘海软软的,随着他的摇头微微摆动,显得他异常乖巧。

牙白!超可爱!二宫和也想欺负他的心更加膨胀。

“你这样J绝对会超级生气的!”二宫和也搬出了那人最疼也是最怕的弟弟,看着大野智紧张起来的神色,二宫和也能猜出他绝对又在想象弟弟对他说教时凶巴巴的脸了。

“nino怎么办,我不想松润生我的气……”小嘴一扁,委屈巴巴地要从沙发上坐起来,但还没坐正有被二宫和也一把按回沙发上躺着。

“能怎么办,我就是提个醒,你这样绝对会让J超生气的,他前段时间可是跟服装师商量了好久才定下的衣服啊……”

大野智撇着八字眉,很懊恼的样子,用上目线看着二宫和也,一副我知道错了的表情。

“nino你一定有办法让松润不生气的,对不对?”

那个撒娇的语气让二宫和也想马上扑上去跟大野智进行黏黏糊糊的肢体接触,但傲娇的二宫和也是不会直接表现自己这羞羞的欲望的。于是他摆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跨座在大野智身上,欺身上前,扎扎实实地把大野智钉在沙发上。

“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你晒成什么样了,等一下我好跟J商量一下怎么改演唱会衣服的事,只要有好的解决方案,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的。”

话都没说完,大野智的T恤已经被撩起,挂在举过头的小臂上了,手速已超神。把T恤扯下,大野智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二宫和也的眼前。

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光裸的上半身,脖子以上晒得有点黑,锁骨处有明显的圆形的印记,再往下是白皙的胸膛,与脖子的黑色相撞意外地充满了美感。手臂上有明显的黑白分解线,让人想起黑白相间圆滚滚的熊,沿着腰身往下裤子的边缘隐隐露出了一小块更白的皮肤。

这简直是引诱人接下去探索嘛!

汉堡手迅速地扣在了大野智的皮带上,但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大野智就按住了二宫和也的手。不善言辞的大野智还组织不出语言,但他的眼神已经向二宫和也传达出他的不愿意。

“大叔,你不是求我帮你的吗?你现在想干嘛?你不要我帮你了吗?”

“nino……”黏糊又委屈,帮忙就帮忙嘛,为什么要扒我裤子。

那可怜的姿态连二宫和也小恶魔都忍不住心软……才怪!二宫和也奋力地拉着大野智的皮带,而大野智丝毫不让,两人僵持。

“satopi~,让我看一下嘛~!”二宫和也仗着自己可爱撒娇。

“不要!”收到了智猫猫更可爱的超凶.jpg

 

二宫和也扒不下大野智的裤子好气哦!可是他力气没有大野智的大。

大野智也好气哦!为什么小恶魔不放过他,气得他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早~”小奶音打破了休息室的僵局。

“J!leader又晒黑了,巨黑。”小尖嗓迅速向弟弟告状。大野智瞪大眼睛,突如其来的“背叛”让的一惊,赶紧偷偷瞄一眼弟弟,看看他到底生不生气。

果然,松本润眉头一紧,大野智的心又是一惊。牙白!大野智迅速地摆出自己最真诚的表情向弟弟认错,希望弟弟能从宽处理。

“松本先生……”大野智下定决心要向弟弟撒娇,声音的甜度爆表,湿润的上目线紧紧地盯着松本润,仿佛松本润一生气就会落下泪来。

理智崩断!

叮!松本.克己.润下线。

叮!松本.抖s.润上线。

抖s与小恶魔站在同一战线!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交换了一个眼神,确立了战友关系。大野智看见了末子组的眼神相交,心里已经知道松润可能会和二宫和也一起欺负自己,但还是他决定挣扎一下。

“leader,我是不是说过快要开演唱会了?”松本润的语气意外地温柔,大野智觉得自己还有救。

“嗯……”

“那你怎么还去钓鱼啊,也不涂防晒,那么黑,你是不想穿演唱会的衣服了吗?”和平时闲聊的温柔语气无差,这让大野智放下心来,按着往常的样子撒娇。

“我想钓金枪鱼嘛……”

松本润一脸拿大野智没办法的表情:“让我看看黑得严重不严重,没事的话就可以继续采用确定下来的服装。”

弟弟的语气那么软,肯定不会和小恶魔一起整我的!大野智愉快地挺起胸膛向弟弟展示自己的上半身,希望自己积极的态度让弟弟满意。

“腿呢?把裤子脱了!”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原来弟弟和小恶魔是一伙的!失策!

“松润……”弟控的大野智软软地叫了声,希望松本润听到他的呼唤可以改邪归正(?)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nino。”松本润示意。

“了解!”二宫和也表示收到。

二宫和也压住了大野智的手,而松本润则攻击大野智的下盘。大野智自然不肯乖乖就范,于是他灵活地扭动腰肢,扭动身体躲避着松本润的手。

局面再次僵持。

 

“早呀……呜哇!发生什么事了?”相叶雅纪健气的声音响起,爽朗的笑容因为这冲击性的画面僵在脸上。

“快过来帮忙压住大叔!”

“好!”不明所以,但相叶雅纪超听自家竹马的话。

大力奇迹拔参战,大野智瞬间被击败。Game over!

大野智一面承受着被击败的挫败,一面承受着全身光溜溜的羞耻,蜷缩在休息室沙发的小角落里,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双手里,不想面对被三个弟弟扒光光的事实。

“O酱的小腿好黑,但是大腿好白哦,pp更白!”aiba酱不管说什么都那么下流!大野智愤愤地想,黑黑的小脸羞得涨成了砖色。

“是啊,大叔的pp超白。”

Nino不要附和aiba 酱!太羞耻了。

“晒痕好可爱。”相叶雅纪无自觉地说着牙白的话,“你们不觉得腰和pp交接除的色差很色气吗?我好想亲一口哦。”

“是有点想……”松本润声线一沉,“但我觉得leader的pp更有吸引力……”

“真不愧是岚里最喜欢pp的松润!不过O酱的pp的确很有吸引力。”

弟弟们的讨论让大野智老腰一软,止不住颤抖。

“O酱羞耻到发抖了耶!”

大野智埋在手里的头微微抬起,露出了眼睛,用自认为最凶的眼神瞪着兴奋得双颊绯红的工口大兔子相叶雅纪,希望他在自己眼神的威压下能闭嘴。但眼里储满了因羞耻而出现的生理泪水只能让他的瞪眼显得楚楚可怜。

这是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主播清爽的声音道了声早安,随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吓到;“哇!你们在干嘛!”

樱井翔尽可能冷静地分析着休息室的现状,三个弟弟围在沙发边上,沙发上躺着光溜溜的尼桑,看这委屈的小脸一定是被欺负惨了。

诶呦!我的三个小祖宗哦!我就那么一个哥,你们轻点折腾(?)。有点心疼地凑到大野智身边确认他的情况,顺手吃个豆腐扶着他光裸的肩膀坐起来。

“救我……”尼桑黏黏糊糊的嗓音带上了哭腔,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樱井翔。看着大野智依赖自己,樱井翔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决定一怒冲冠为尼桑,把等一下在节目中被弟弟们联手欺负的顾虑全部抛到脑后,脱下外套盖在尼桑身上之后,对三个不懂事的弟弟进行严肃地说教。

 

说教之后,留下三个弟弟一边反省,樱井翔就跑到大野智身边撒娇邀功(?)。大野智缩在沙发的角落,樱井翔的外套对他来说有点大,把他娇小的身子完全裹住。樱井翔默默地为男友衬衫点了无数个赞。

“尼桑,没事吧。”

“没事。”

“他们为什么闹尼桑啊……”

大野智慢吞吞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樱井翔听,樱井翔也尽职尽责地翻译着大野智的话(?),等把事情经过讲清楚,樱井翔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尼桑这次钓了几个小时?”

“也没钓多久……”大野智摸了摸鼻子。很好,绝对超过十小时。

“涂防晒霜了吗?”

“.…..”大野智没说话,只是嘟了嘴。很好,绝对是嫌麻烦没有涂。

“尼桑,我说了多少遍了,不涂防晒霜是要晒伤的。”说着从包里拿出治疗晒伤的药,“尼桑,你钓了那么久,又不涂防晒霜,肯定晒伤了,快涂点药。”

大野智知道自己理亏,乖乖接过药自己涂了起来,涂完了前面想把药还给樱井翔,却被按住。

“后面呢?”

大野智只好把外套脱了,开始涂后面,只是背上有的地方够不到,大野智想放弃,樱井翔死活不同意。

“我够不到嘛!”

“那我帮尼桑擦。”说着接过药就在大野智的背上摩擦。

“.…..嗯,痒……”

“尼桑,忍忍,一分钟就好。”

“嗯……”今天的一分钟怎么那么长啊。

 

本在在旁边反省的三个弟弟:

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姑且先认个错相叶雅纪.jpg

转回克己模式,觉得自己干了不得了的羞羞的事情,认真反省松本润.jpg

虚心接受死不悔改,盘算着下次继续逗猫二宫和也.jpg

他们目睹了樱井翔用嘴就让大野智自己把自己扒得光溜溜给樱井翔看,还让樱井翔摸自己敏感的腰部的全过程之后,集体变成了冷漠.jpg

 

樱井翔,可怕的男人!

 

FIN

 

小剧场:

主播进入了休息室,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你们在干嘛?”

“大叔钓鱼晒黑了,我们把他扒光了看看黑到什么程度。”

“哦……”主播盯着沙发上看起来很好吃的尼桑,“你们只就打算看看?”反手上了锁。

“当然不是……”

“我们只是在等你而已……”

本来在沙发上躺着的大野智惊恐万分,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想要逃跑。却被抓住。

“不要啊。等一下还要录节目……”

“不要拿这个当借口,这是晒黑的惩罚哦。”二宫和也露出了小恶魔一样的笑容。

 

 

拉灯!跳车!

世界第一的甜品【山组】

世界第一的甜品【山组】

 

甜品小精灵x甜品部部长,搞事抽梗,私设巨多,对不起点梗的妹子。

 

本来是漫画的,结果板子坏了,只好把大纲改改,改成小说,说我文笔小学生都是在侮辱小学生,等有钱买新板子了大概有番外。

 

高中生设定,甜品部大概是学生会长在自家尼桑撒娇之下滥用职权的产物。

 

大概是甜的,但崩,逻辑大概是tan90°,还短。

 

(自认为的)团爱满点,风组是天使(这是事实),我是戴着MJ同款墨镜改完的。

 

1

当看见自家部长和蛋糕盒子里的溜肩小团子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二宫和也觉得这也许是自己这十七年来头最疼的时候。

 

今天是甜品部一星期一次的甜品品尝大会,相叶雅纪兴冲冲地提着好不容易买到的限量芝士蛋糕进入部室,却发现平时早早到场的樱井翔不在,忍不住问:“翔君呢?平时他不是来得最早的吗?”

“不知道啊。”二宫和也抓着游戏机不放,“J给他打过电话了,他没有接。”

松本润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嗯,他不接电话真是稀奇啊。”

相叶雅纪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往大野智身边蹭:“O酱!快来看!我今天超级幸运的,买到了超级难买到的那个传说中的芝士蛋糕了哦。”相叶雅纪献宝似把蛋糕盒子递给大野智,“味道就不用说了,造型超级可爱。”

大野智双眼一亮,对上了相叶雅纪同样亮晶晶的眼。

“O酱想打开看看?那就打开看看吧。”

大野智抬头看了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一眼,两人会意地凑到了大野智的身边,看着大野智小心翼翼地拉开包装的丝带。

蛋糕盒打开的瞬间,芝士的香气扑面而来,然而盒子里躺着的不是他们期待中的精致的芝士蛋糕,而是一个穿着西装戴着小领结的一个小团子。

小团子坐了起来,整了整自己的领结:“你们好,我是甜品小……”

“啊!是翔酱!”大野智惊喜地叫道。

相叶雅纪在一边附和,表示那么溜的肩除了樱井翔没有别人了。

“不,那个,我是甜品小……”

“是翔酱!”大野智语气笃定,“那么漂亮的大眼睛除了翔酱不会有人有了。”还小声地补充到:“我最喜欢翔酱的大眼睛了。”

“对,我就是樱井翔。”小团子正坐一脸严肃地说。

在大野智笑得眉眼弯弯,表示樱井翔也到了很开心地时候,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的头痛了起来,觉得麻烦事来了,想了解情况却不知从何问起。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反应过来的松本润问。

松本润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二宫和也顿时觉得平时没白疼这个这个弟弟,头痛瞬间缓解了。

“nino,我买的芝士蛋糕呢?”脑回路清奇的竹马突然问了这个问题,二宫和也觉得头不疼了,胃疼。

“我怎么知道!笨蛋!”顺手往相叶雅纪的头顶一敲。

 

 

 

“我也不知道。”面对松本润的问题,就算是学霸的樱井翔也无从回答。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脑子高速运转,想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是流星吧。”天然奇迹boy发言了,“上个星期我们不是向流星许愿了吗?一定是流星显灵了!”

樱井翔,二宫和也,松本润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相叶雅纪,这让相叶雅纪一度十分尴尬。

“啊,或许真的是流星……”大野智的话像及时雨,拯救了尴尬中的相叶雅纪。他高兴地一把抱住大野智,用力地蹭着:“太好了,O酱也这么觉得。”

在两只小动物抱在一起散发天然负离子的时候,头脑组的众人陷入了回忆。

 

 

2

天神祭,九十万人参加的超大夏日祭典。

“为什么尼桑拒绝了我!”樱井翔愤愤地塞了一大口章鱼烧进嘴里,“平时还说我可爱想亲亲我呢,为什么我约他,他不出来。”

二宫和也一边在心里吐槽着樱井翔毫无逻辑的话,一边吊着小尖嗓让自家竹马注意不要走丢,完全不想安慰身边这只仿佛失恋的仓鼠。

“nino,你不安慰一下我吗?”

二宫和也白眼以对:“不就是大叔有人约了嘛,说到底还是你出手迟了嘛!”

樱井翔的溜肩更溜了:“说的也是,不知道尼桑现在在哪里,跟谁在一起,在做什么……”樱井翔开始了今晚第n次念叨他的尼桑,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耳朵要起茧了,又一次后悔约樱井翔来天神祭。

 

本来樱井翔看到了天神祭的海报,想以甜品部部活为借口约大野智出来玩的,没想到才问大野智周末有没有空,大野智就说自己周末有约了。当大野智问起周末找他有什么事的时候,樱井翔不知为何回答的是,没什么就问问。

看着大野智远去的背影,樱井翔莫名地委屈,尼桑你花心,明明说想和我交往一辈子,却跟别人有约会。樱井翔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在无理取闹,但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醋劲。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醋劲那么大,明明尼桑并不属于自己……

周末的时候,二宫和也一通电话把樱井翔叫了出来,樱井翔不明所以被带到了天神祭上。于是又有了上面的一幕。

 

“啊~真是的。连章鱼烧都变得不好吃了。”虽然抱怨着,但还是把章鱼烧塞到嘴巴里塞得满满的,樱井翔从来不会因任何打击而失去食欲。

最后一口章鱼烧塞进了嘴里,樱井翔本来想仰望星空来表达自己的忧伤的,但不知道为何,仿佛是由感召一般,他看向卖苹果糖的一个小摊位,摊位前是一个穿着素色浴衣的小个子,头上还带着个狐狸面具,面具挡住了他大半张脸,樱井翔觉得这露出的小半张脸好看得移不开眼。

小个子接过店主递来的苹果糖,转过身来,那对映着祭典灯火的小鱼与樱井翔的视线相撞,樱井翔觉得那小鱼带着暖流撞进了自己的心里。

在九十万人中我遇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你,樱井翔从未像现在这般相信命运,他觉得祭典的嘈杂声和来来往往的人全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和眼前的大野智。身体不受控制地跑了起来,想要,想要快点去到尼桑身边……

樱井翔以惊人的速度窜到大野智的身边,在大野智还没反应之前紧紧地抱住了他,仿佛要把他镶进自己的身体里。

“翔酱?”黏黏糊糊的声线在耳边响起。

“尼桑……”樱井翔回应。然后,樱井翔感受到了怀里人松松软软的回抱,于是激动得更用力地抱住大野智。

“你再不放开,智就要被你闷死了哦。”听见熟悉的小奶音,樱井翔一愣,随即放松了双臂,松松地环在大野智腰上。

“松润,好巧啊,你怎么也在。”

“我和智说好今天出来玩的,今天最热闹最好玩的当然是天神祭啦,就来啦。”

“为什么要约我家尼桑啊,明明可以约其他人的……”

“诶!?不能约智吗?”

“也不是不能啦,这这这……我也说不清。”情商极高能言善辩的樱井翔突然变得不会说话了。

“哟!J!”二宫和也拉着被突然奔跑的仓鼠吓到的大兔子来向松本润打招呼,顺手把大野智从樱井翔怀里扯出来。

意识在异世界转了一圈的大野智在遇见樱井翔的惊喜中缓过来:“是nino啊,fufu,还有aiba酱。”

“啊!O酱!好久不见!”

“昨天还在学校见过好不好!相笨蛋!”小尖嗓毫不留情地吐槽伴着大野智软软的笑声,在天神祭上相遇的五人开始笑笑闹闹地享受起夏日祭。

 

“尼桑,那家的章鱼烧很好吃的样子,我们去尝尝吧。”樱井翔趁机拉起大野智的手。

“嗯。”

“尼桑,人很多,拉着我的手不要放,不然会走丢的哦。”樱井翔就此拉着大野智的手不放。

“嗯。”

“尼桑,啊~”樱井翔左手与大野智的右手紧紧相握,大野智的另一只手上拿着章鱼烧,实在腾不出手吃东西。

“啊~”

“尼桑,你脸上蹭着酱了哦。”

“哪里?”

“这里!”樱井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啾咪了一口大野智的小圆脸。

“翔酱!”大野智嘟起嘴表示不满,但眼神中没有透露一丝的厌恶甚至还有点小高兴。

 

“啊~好刺眼。”

“诶?nino觉得刺眼?没事吧?松润,你有墨镜吗?”

“没有。”松本润被问得莫名其妙,“为什么问我有没有墨镜啊。”

“我就是感觉松润有墨镜啦!”

Nino为自家竹马翻了个白眼:“J别管他,他是个笨蛋。”

“nino真是的,不要老说我笨蛋啊……”

然而,松本润开始在意起相叶雅纪的话,看了看不远处无自觉放闪的两人,开始考虑随身携带三副墨镜的可能性。

 

 

 

    在祭典上玩累了的五人找了安静角落吃着刨冰休息。

“尼桑,不要吃那么快,会头痛的哦。”樱井翔用着哄小孩的语气温柔地嘱咐。

“嗯。”自然也得到了温柔地回应。

“大叔又不是小孩子啦,老是把大叔当小孩,我都觉得恶心啦……”

“nino……”竹马打断了二宫和也,“你觉不觉得会有流星啊。”

“哈?你说什么?”二宫和也惊异于相叶雅纪神奇的脑回路,竟笑了出来,“天然也要有个限度啊。”

“我就是觉得有流星嘛……”奇迹boy就是奇迹boy,相叶雅纪话音刚落,就听见不远处人群传来惊呼,夏日庆典上下起了流星雨,仿佛是神对人间的馈赠。

相叶雅纪赶紧拉着同行的四人许愿。

 

“你们许了什么愿望啊,我许了让流星保佑我能买到那家甜品店传说中的芝士蛋糕的愿望哦。”

“你当流星是跑腿的吗?”小尖嗓犀利地吐槽着自家竹马。

“对啊,怎么能浪费宝贵的许愿机会呢。”难得大野智附和小恶魔的吐槽,“aiba酱,要许就许厉害一点的愿望。”

“这么说来是有点浪费这个许愿机会了,啊~我真是笨蛋!”

“aiba酱,没事的,你还有机会的,下次好好把握就好。”

“嗯,O酱。我会加油的。”

“大叔,你许了什么愿,我想知道。”大野智一副自己许了很不得了的愿望的样子激起了二宫和也的好奇。

“我啊,fufu,我向流星许愿能吃到世界第一的甜品呢。”

“好厉害!”相叶雅纪对大野智的野心表示由衷的赞叹,而二宫和也则用沉默吐槽对大野智的愿望好奇的自己是笨蛋。

“翔酱呢,翔酱许了什么愿望?”

突然被问到的樱井翔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耳朵泛红:“我,我刚刚忘记许愿……”

“真可惜,难得的机会。”

“要是有机会的话我的愿望是尼桑能实现尼桑的愿望哦。”

“fufu,翔酱好温柔啊~”

“尼桑~”得到大野智的表扬万分激动的樱井翔选择抱住哥哥撒娇来表达自己的感动。

 

二宫和也觉得眼睛痛,就决定转过头看自家好看的弟弟养养眼,可惜被害羞又傲娇的弟弟发现了。

“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只是在想J许了什么样的愿望。”

“我没有向流星先生许愿哦,我觉得愿望是要自己实现的,不能求助于流星先生。”

真不愧是MJ,就是帅!而且对流星用敬语,超级可爱!二宫.弟控.和也在内心疯狂打call。

“fufu,松润真可爱。”大野.弟控.智直球表白。

“才不可爱呢!”遭到弟弟的傲娇反击。

五人又笑闹成一团。

 

少年们的夏日祭就这么热热闹闹地结束了。

 

3

“我向流星许了买到芝士蛋糕的愿望就买到了,没准翔君变成这样是为了实现O酱的愿望呢。”相叶雅纪十分认真地解释自己的猜想,表情严肃得像一个严谨的科学家。

奇迹boy的奇迹之力太强大,二宫和也已经放弃吐槽了,开始努力把相叶雅纪说的所有匪夷所思的话当真。

“所以,只要O酱的愿望实现了,翔君就会恢复原状。”

“为了翔君能早日恢复,我们要早日找到世界第一的甜品!”

“O酱!决定吧!”

望着相叶雅纪坚定的眼神,大野智也莫名严肃起来:“为了翔酱!甜品部!哦!”

“哦什么哦!”憋着不吐槽憋了很久的二宫和也忍不住了,一把揉乱了大野智的头发。

    

时间紧迫!甜品部出动!目标世界第一甜品!

 

“接下来要去哪?”相叶雅纪茫然地望着其他三人和自称是甜品小精灵的樱井翔。

四人一精灵一时冲动,没想过任何作战计划就走到了商店街,现在站在商店街入口傻楞着不知何去何从。

二宫和也扶额,觉得自己跟天然待久了也觉醒了天然的一面,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左拥一只天然右抱另一只天然了。松本润冷静下来,开始提议:“我们不知道世界第一的甜品是什么,只能一个一个碰运气,要不我们先找找看好吃的提拉马苏吧。”

“赞成!我也想吃提拉米苏!”喜欢甜食的大兔子兴奋地跳了起来。

“啊!提拉米苏的话我知道一家超级好吃的店。”被大野智抱在怀里的甜品小精灵发言了。

四人在樱井小精灵的指引下真的找到了一家甜品店,里面的提拉米苏口感香醇浓厚,充满了爱和幸福的味道,这是极品的提拉米苏。

“啊~浓厚~”两只天然小动物挖了一口放在嘴里,发出了幸福的呻~吟~。

“O酱,我现在好幸福~”相叶雅纪还能说食评,而甜食部部长已经变成少女状,撇着八字眉沉浸在微苦的甜味中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松本润险些也沉浸在这幸福的味道中不可自拔了,但克己的他还记得他们的任务,可樱井翔还躲在大野智的怀里,一边猛塞蛋糕,一边叫着五麦,一点都没有变回原样的迹象。

好的,提拉米苏pass!

“nino,你还能想到有什么甜品可能是世界第一的甜品吗?”

“芝士蛋糕怎么样?”

“啊,没准我买到的那个芝士蛋糕有戏!”听见芝士蛋糕,相叶雅纪就从提拉米苏中抬起头来,“可是那个是我好不容易买到的,今天已经没有了。”

“啊!我知道哪里有极品美味的芝士蛋糕。”甜品小精灵又发言了,满嘴的蛋糕并不影响他说话吐字的清晰程度。

跟着小精灵的走,果然找到了极品的芝士蛋糕,只可惜樱井翔还是没有变回来的迹象。

“下一个,慕斯蛋糕!”

“啊!我知道有一家店的慕斯蛋糕超级好吃!”

“下一个,黑森林蛋糕!”

“啊!我……”

“翔君闭嘴,快带路!”

 

樱井翔指引他们去的每一个店里的甜点都超级好吃,兴奋的部长和大兔子已经完全忘记此行的目的,全身心投入甜品中。

“我知道翔君为什么称自己为甜品小精灵了。”

“现在的翔酱是甜品通,什么好吃的甜品都知道。”

“对对对!翔君是甜品大师!”

“不,尼桑,我没有……aiba酱,我不是……”

“我好喜欢这样的翔酱哦。”大野智嘴里塞满了蛋糕,说出的话也黏黏糊糊,但是樱井翔还是能准确捕捉到大野智表达的信息。

“对,我就是尼桑最喜欢的甜品大师樱井翔,关于甜食的所有情报都可以来问我!”

“下一个,海绵蛋糕!”

“这家店的海绵蛋糕最赞,但是……”

“但是什么?”

 

等到一行人走到这家店面前时就明白了,在店里店外等待蛋糕的人非常多,害怕变小了的樱井翔和本来就小只的大野智被挤走,三个弟弟就安排樱井翔在外面看好大野智,绝对不能让路边搭讪的不良把哥哥拐走,三个弟弟负责排队买蛋糕。

被留在店外的两个人开始交谈。

“翔酱真厉害。”

“智,其实我一点都不厉害。”

“翔酱知道那么多好吃的甜品,当然超级厉害啦!”

“这些甜品都是我为了跟智约会调查的,当然知道得很清楚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了这样小巧如孩童一般的体型,樱井翔觉得自己现在像小孩子一样瞒不住秘密,也瞒不住感情。

“我喜欢智。”

“我也喜欢翔酱。”

“智的喜欢和我的喜欢是一样的吗?”

“我对翔酱的喜欢是想亲亲翔酱的喜欢哦。”说着就亲了亲小团子。

“智……我的喜欢是想把智占为己有的喜欢,这你可以接受吗?”

“我的喜欢也是想把翔酱占为己有的喜欢。”樱井翔看着大野智的眼,看见里面映射出的感情,他知道尼桑没有骗他,太好了,我和尼桑是两情相悦的。

小团子带着满足的微笑,化成了光,消失在大野智的眼前。大野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面抱住,熟悉的气息瞬间把他包围。

“尼桑,你是我的了哟,我也是尼桑的了。”

“翔酱你怎么变回来了,我吃到世界第一甜品了吗?”

“尼桑不知道吗,你的甜品小精灵就是世界第一的甜品哦,你刚亲亲了我就算吃到了哦。”樱井翔一本正经地开着火车,他才不会告诉尼桑,魔法解除是因为自己的愿望实现了呢。

樱井翔在天神祭的流星雨里,他并不是没有许下任何愿望,只是他羞于让大家知道他许下的愿望。那晚,他向流星先生许下了愿望,他希望能占有自己的尼桑,他希望尼桑是他一个人的,他希望他的尼桑属于自己。

 

三个弟弟从甜品店拿着战利品出来时,看见了十指相扣的两个哥哥。

二宫和也表示眼睛痛,松本润拿出了三副墨镜,相叶雅纪则惊讶于樱井翔的复原。

 

 

愿望要说三遍流星先生才会帮忙实现哦,流星先生表示自己才没有帮樱井翔追到大野智呢,他忙着帮相叶雅纪买芝士蛋糕呢。

你说为什么樱井翔会变成甜品小精灵?我才不会说学霸学生会长有偷偷看妹妹的恋爱魔法书还无自觉地实践了呢!

 

 

 

 

FIN


这就很甜了

今晚的大野智真甜,是太妃糖味的

再见,小甜饼

牛若丸小哥哥真可爱

弟弟和大哥特别有王道恋爱多拉马的感觉,好想看他们谈恋爱啊!


我特别喜欢弟弟的花男和哥哥的世难,于是拉郎配!


道明寺 司X鲛岛 零治


我年上的恋人超绝可爱


不会上色,强行上色的结果就是翻车

新的小作坊太可爱了,看到店主教小大做巧克力我瞬间想到了弟弟的失巧,马上来一发


小动爽太x大野智


智:fufu旦那桑真是池面呢,跟我们家润长得真像。

爽太:。。。。。。


画完之后想说,斯达夫,你们家爱豆被嘉宾吃豆腐了你们不管管吗?

心疼被迫吃狗粮的加藤 谅


还有,太太们产这个cp的粮吗?


翔哥哥生贺,经历了三次忘记还没保存电脑就死机的痛苦之后,画出了了草稿完全不一样的线稿。

 祝翔哥哥生日快乐

 利达:(壁 了 个 咚)生日快乐,给你小花花。( •̀∀•́ )~*) 

翔哥哥:啊,尼桑,谢谢❤ 

nlno:大叔送花送得真积极,也不想想谁才是他生日时第一个把祝福送到的人……

 爱拔:o酱好快!!

 润:还好带了墨镜。 

今天的兄控弟控团也依旧黏糊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