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有座亭子

又到了换介绍的季节(❌)是时候换一波介绍了

我可能要正式变成年更废柴了(摊

【天然】一起洗澡吧!

嘿嘿,没想到这是个系列吧!我也没想到呢!(弟弟撒娇求啪啪啪系列?)

 

希望能写出清爽又工口的爱拔酱!有KS成分!(不如说有all智成分,现实向的all智可以说是很病了)

 

有毒,天然车真难写,不如突然玻璃渣好了,没有本垒的车,就是那么任性。

 

感觉弟弟们单人的智右车差不多写齐了,是时候提升点难度了,比如5p……(快住手!)


【宫大】我的粉丝是女装大佬?!(二)

为什么我要写那么长啊,我只是想开个车……

 

6

漫展结束,社团开的店大获成功,摊位负责人把一众工作人员拉去小酒屋庆祝。在自家爱凑热闹的竹马的唆使下,再加之心情好,二宫和也难得地答应去了庆功宴。

然而,还没换衣服就被拖到酒屋里的二宫和也很想打他家竹马,二宫和也在和竹马相关的事情上是个行动派,有了想法就做。

“nino好痛,你干嘛打我啊……”相叶雅纪捂着被狠狠敲了一下的脑袋抗议着。

“我都说等我换完衣服就来了,你那么猴急着拖我过来干嘛!”身穿女仆装的二宫和也教训着自家竹马,“你也是的,连衣服都没换就跑来了,你是想在小酒屋里继续当贵族大人吗?”

相叶雅纪身上穿着考究的贵族一样的衣服,身边的二宫和也又是一副女仆打扮,真的像是贵族大人亲临破旧的小酒屋一样。

如果不是女仆在狠狠地教训贵族大人的话,一定更有画面感。

相叶雅纪委屈巴巴,自己就是太兴奋了嘛。难得二宫和也同意来庆功宴,想快点拖他来小酒屋免得他反悔有什么不对嘛。

看着相叶雅纪湿漉漉的眼睛,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发不起脾气,就让相叶雅纪先去庆功宴的房间,自己跟老板商量着要个空房间换衣服。

 

二宫和也目送着自家竹马进了庆功宴的房间,转身要找老板的时候,一阵软软糯糯的笑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Sami头号粉丝雷达狂闪!!!

痴汉如二宫和也迅速锁定原画师的位置,正好那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正好可以假装路过多看两眼!二宫和也这么在心里打算着。

当他斜眼偷偷瞄进房间里的时候,最先看见的不是小团子,而是一位溜肩的先生。这个极其熟悉的溜肩让二宫和也忍不住脱口叫出了他的名字:“隔壁家的樱井君!”

樱井翔听见这个熟悉的称呼忍不住回头看声源,果然看见了熟悉的小猫唇。

“nino!好久不见!”

樱井翔打招呼之后,二宫和也看见小团子探出来张望的小脑袋。小团子太小了,完全被溜肩挡住了,这个张望的小动作让人想把他的小脑袋按到自己的怀里揉揉。

二宫和也的内心其实已经爆炸了,但是还是强装淡定地和许久不见的老友寒暄。

“好久不见!”

“尼桑,我跟你介绍一下。”樱井翔跟二宫和也打完招呼,考虑到大野智怕生,就扭头回去跟大野智说话安抚一下他。

“这是我老家的邻居。”

“你好,我是nino。”有老友把自己介绍给喜欢的人,二宫和也自然是积极地自我介绍,希望和自己原画师第二次见面就能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nino,这是我学长,大野智。”

“你好。”被介绍到,大野智乖巧地打着招呼,看起来意识清醒,只是被酒熏红的眼角和蒙了迷雾的双眼把他喝了不少的事实出卖了。

“nino不好意思啊,好久不见,还想和你叙叙旧的,但是这种情况……”

樱井翔有点赶人的意思,自家尼桑喝醉了就喜欢扒着人不放,还喜欢撅着嘴一副求亲亲的样子,不亲亲他的小脸蛋的话可是要生气的,自己对气呼呼的尼桑最没辙了。要是被发小瞧见自己被尼桑吃得死死的,等回老家铁定被他当做笑料说给弟妹们听。

长兄樱井翔表示:我不要面子啦!

“诶,这种情况怎么了,大野前辈不会介意吧。”二宫和也装作听不懂樱井翔的意思,一副就要叙旧的样子。

开玩笑,我还没看够自家原画师呢,怎么可以走呢。

“大野前辈,你介意我在这里吗?”二宫和也越过樱井翔直接问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大野智。

“不介意不介意。”大野智一手晃着酒杯,一边摆着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一副你们年轻人自己聊不用管我这个老人家的样子,然后嘟着嘴喝了口酒。啤酒的泡泡沾在上唇,嘟起的嘴上反射着色气的晶亮。

反差萌!

原画师痴汉二宫和也内心疯狂打call但是还是强忍内心冲动和同样激动不已的樱井兄控翔叙旧。

 

7

大野智在二宫和也跟樱井翔聊天的时候很无聊,只好不停喝酒,结果醉倒在小酒屋的榻榻米上蜷起来呼呼大睡。

樱井翔暗叫不好,在二宫和也的面前他不方便老是提醒大野智不要喝多,一不留神就让尼桑喝断片了,这得把他送回家啊。

樱井翔看了下手表:“nino都这个时间了,我们下次再聊吧。”说着放下了手上的乌龙茶,樱井翔今天开车,所以没有喝酒。

“nino,那么晚了你自己能回家吗?”发小看样子是刚从展子上下来,连衣服都没有换。本性是老妈子的樱井翔有点担心穿着女仆装的二宫和也在路上遇到什么变态之类的,忍不住问了起来。

二宫和也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是女仆装,这样子坐电车回家不太方便,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nino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去。”樱井翔提出他想好的方案。

“嗯!那就麻烦了。”二宫和也也不推脱。

大野智喝了那么多酒,樱井翔怕是要送他回去,答应坐樱井翔的车回去的话意味着自己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多呆一会,二宫和也为樱井翔的提案默默点了个赞。

 

两个人想把软塌塌的酒酿团子运上了车。

团子格外地黏糊,用扶着的姿势的话,大野智拖着两人黏糊糊地挪不开脚,二宫和也忍不住把大野智打了个横抱。

别看大野智脸圆圆肉肉的,身上却很瘦,体重轻得可怕。二宫和也抱起自家原画师的时候很心疼,以前吹大野智的画的时候总是说神仙画画,现在怕是说不出来了。神仙辟谷不食五谷,他可希望自己的小画师吃多点,然后长点肉。

 

“走吧。”二宫和也稳稳当当地抱着大野智,偏着头对樱井翔说。

“嗯嗯。”樱井翔愣愣地应着。看着身穿女仆装的二宫和也,明明身穿女装看起来比任何女孩子还软还可爱,但是那个抱人的姿态却十分男前,男性的荷尔蒙扑面而来,熏得人面红耳赤。

看着二宫和也的背影,裙摆随着走路带起的风飘了起来,不知为何像极了凯旋的少年将军扬起的战袍披风。樱井翔不禁感叹。

“啊,好man……”回过神来的樱井翔自我吐槽起来,“我这是说什么呢!像人妖一样。”樱井翔红着脸跟上二宫和也,带着他上了车。

 

8

二宫和也上车报地址的时候,樱井翔惊讶地发现二宫和也和大野智住在同一住宅区,开进住宅区时更惊讶地发现他们两住的是同一栋楼,等到二宫和也帮着把大野智扛上楼的时候,樱井翔已经被惊得目瞪鼠呆了,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就住对门。

“nino,好羡慕你啊,和尼桑住得那么近。”叮嘱尼桑出海钓鱼涂防晒霜都变得方便无比!

樱井翔用备用钥匙开着门,嘴里念叨着羡慕,他身后的二宫和也则扶着摊成一团年糕的大野智。

“没什么好羡慕的。”二宫和也头一次觉得自己在浪费老天给他的优势!近水楼台是好,但是大宅男二宫和也不出门,根本无法偶遇自己心头的明月光啊!

这样想着的二宫宅男心酸地抱紧了怀里的明月光,心里盘算着以后要增进邻里之情。

樱井翔终于打开了门,想从二宫和也的手里接过大野智,可是喝醉酒超级粘人的大野智抱住人就不撒手啦!

以前樱井翔就被酒酿团子粘着留宿过无数次,他表示照顾醉鬼可麻烦啦,抱住人不放,还要亲亲,还说喜欢你,烦死人了。当然樱井翔才不会说他手机里珍藏着醉酒尼桑告白的视频呢。

总而言之,现在看着二宫和也怀里粘着人不放的大野智,樱井翔可头疼了。

然后一通来自公司的电话让樱井翔头更痛了。

游戏更新出了一个bug,技术人员正在解决,公关问题刻不容缓,樱井翔最好马上赶去公司一趟,但他又无法放下醉酒的大野智。

二宫和也看出了樱井翔有难处就自告奋勇。

“我说翔,就让我照顾你的学长吧,你去忙你的。”

“可是nino……”樱井翔觉得有点不妥,但是马上被二宫和也打断了,二宫和也用他磁悬浮列车级别的跑火车能力没几分钟就把樱井翔说服了,二宫和也的说服力还有和他多年的交情最终还是让樱井翔把大野智交到二宫和也的手里。

“尼桑他喝醉了喜欢喝蜂蜜水,记得给他泡点啊,蜂蜜在厨房里……”樱井翔不知为何带着嫁女儿的心情快速唠叨着,被二宫和也赶走了,看着他走远,二宫和也才走进大野智的房子里,关上了门。

 

 

9

本想进厨房按着樱井翔说的给大野智兑杯蜂蜜水的,但是力气大得惊人的团子硬是要拉着二宫和也坐在沙发上。

等到两人都坐下了,大野智就看着二宫和也露出甜度满分的笑容,晶亮的光从他眼里逸出,让人有种透过小鱼形状的窗户看星河的感觉。

二宫和也被盯得心跳加速,他觉得要是不做点什么引开自己对大野智的注意力的话,他心脏真的要累坏了。

“.…..智?”二宫和也有点抓不住对大野智的称呼,就有点怯地试着叫了一声。

“嗯……智在这里……”大野智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就笑得眯起了眼睛,乖巧极了。

想要快点离开这个甜到腻死人的海洋,二宫和也开始结结巴巴地说着离开的理由。

“智,想喝蜂蜜水吗?我去厨房给你泡……”二宫和也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但被大野智拉住。

“我不要蜂蜜水……我要nino……”湿漉漉的上目线直勾勾地盯着二宫和也,“nino比蜂蜜水好看……”

大野智是个艺术家,对美的东西没有什么抵抗力,平日里也喜欢一直盯着好看的东西看个不停,现在喝醉了更是遵从本能行事。

“nino……喜欢……我喜欢……”说出那句话的唇红润饱满,十分诱人。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了,但是这个气氛太适合接吻了。


【宫大】我的粉丝是女装大佬?!(一)

     我看见有女装大佬就忍不住放上来了和大家分享一下!

     磕女装攻伐?超好磕!(写得拆机慢的我本来想等存稿再多一点再放上来的,可是我憋不住了!所以会变成天坑!)

     

女装攻,注意避雷。

 

以开车为目的设定,除了车其他都是tan90°,新手司机,请注意司机跳车可能性很高,请各位注意安全。

 

我也告诉自己要淫荡不要纯洁的,可是我控制不住地纯洁着(不要脸),然后变成了他们纯纯地谈恋爱的故事啦(???)。

 

最后大JJ女孩最棒了!!!快来赞美他!!!


————————————————————————————

 

1

二宫和也是个知名的游戏主播,直播的时候总有无数人前来围观,当然围观群众里有大半不只是来看他打游戏的,而是来沉迷他的美貌的。

是的,二宫和也是个good-looking man。匀称的脸型,白皙的皮肤,精致清秀的五官为他吸引了不少颜粉。今天也有不少粉丝向美貌的游戏主播告白。

“nino我要给你生猴子。”

“nino最帅了,正面肛我。”

“这个操作666666。”

“ninolin我老婆!”

等一下,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ninolin是什么鬼!

忘了说,二宫和也也是个挺出名的coser,会出美少女♂角色的那种。在一次比赛中,主持人要求旗袍美少女二宫和也自我介绍,在队友的怂恿之下,二宫和也摆出了现役女爱豆一样可爱的姿势,做出了这样的自我介绍。

“人家是ninolin哟❤~”

舞台下一片激动打尻的宅男宅女入了这个大JJ美少女的坑,成了ninolin厨,此后二宫和也的圈名就莫名变成了“ninolin”。二宫和也一向对这种事抱无所谓的态度,跟着社团参加漫展的时候被叫ninolin也会回以爱豆一样灿烂的甜美笑容。

 

2

又是一次社团出摊,二宫和也因为美貌又一次被选为摊位看板娘。穿着女仆装的二宫和也和平时一样露出营业性笑容,又成功收割一群痴汉的小心心,女仆咖啡厅的生意红红火火。

生意太红火,二宫和也本来预定要去的原画师的画集签售会快开始了,可是他还没办法从忙碌中解脱,社团里的负责人也死抓着这个招客的摇钱树不放,二宫和也开始烦躁起来,本来小甜甜的气场慢慢变得暴虐起来,三米之内无人敢近。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二宫和也是那个在游戏区里日天日地的游戏主播,只要事情关系到他最喜欢的游戏原画师,他就会变得犀利又毒舌。

上次有一个试玩二宫和也最喜欢的游戏原画师参与制作的游戏的游戏区阿婆主吐槽了一下原画,然后就被记仇又护短的二宫和也在游戏里按在地上摩擦摩擦,打到对面怀疑人生。才停手。

就是那么护短!

这次是原画师第一次办签售会,官方发福利,前50名参加签售的粉丝可以拿到特别签绘,二宫和也这次就是瞄准特别签绘来的。

活动快要开始了,二宫和也还没有到现场,他估摸着自己和前五十无缘了就更加烦躁了。               

 

二宫和也暴躁中,散发出强大气场,即使是觊觎他的美色的人也不敢轻易靠近,没有新的客人敢进入店里,在店里的客人也急忙吃完东西,希望能早点远离这个让人压力很大的地方。

社团负责人为自己刚才愚蠢的决定伤透脑筋,气场全开的二宫和也根本不是摇钱树嘛。但是他现在有没胆上去跟二宫和也说话。

社团里的妹子赶紧给和二宫和也关系好的相叶雅纪使眼色,让他安抚一下,相叶雅纪表示收到,赶紧上去和自家竹马搭话。

“nino!”相叶雅纪用他爽朗健气的嗓音叫着二宫和也,顺便发送了一个扭曲的wink。二宫和也仿佛是被相叶雅纪戳中了笑点,脸上出现了难以言喻的笑容,身边的气场减弱了不少。

“怎么了,nino,刚刚你好可怕哦。”天然boy无所畏惧地打着直球。

“其实啊,我有个烦恼……”

“什么烦恼?”

看着这只送上门来让自己S的大兔子,二宫和也自然是不会客气的。

于是,女仆咖啡厅里的众人围观了二宫和也用三分钟忽悠自家竹马换上女仆装代替自己成为看板娘的全过程。            

不知道是相叶雅纪露在裙子外面的笔直纤细的大毛腿太耀眼还是他羞耻到通红的脸太惹人怜爱,被激起母爱的负责人像拿到了勇气加成一样,凶巴巴地赶紧把二宫和也赶走,不让他再祸害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自然是连女仆装都没来得及换下,迅速逃离现场,奔向自己亲亲爱爱的插画师的怀抱。

 

 

3

大野智是一个游戏原画师,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名,专注画画一百年的他只知道自己出过几本画集,好像卖得不错。怕生的他从来不会主动提出要去开签售会见见粉丝,但也没有活动邀请自己去办签售会。

自己的画是不是不受欢迎啊,大野智还这样小小地自卑过,但很快就被出海钓鱼的兴奋冲走了。

不过,这个念头还是会时不时地冒出来。

这天,在游戏公司上班的学弟约大野智出来喝酒,大野智喝得醉醺醺地问学弟:“翔君,我的画是不是根本没人看啊……”

“诶?尼桑怎么会这么想呢,尼桑的画超级棒,也有很多人看哦。”樱井翔虽然只是学弟,但是私底下很喜欢叫大野智“尼桑”,黏腻得真的像关系很好的亲兄弟。

“可是,我从没见过自己的粉丝嘛,粉丝什么的会不会不存在啊……”本来黏糊的嗓音在酒精的熏染下更是让人难以分辨,像极了黏糊的哭腔。

可是自带翻译机的樱井翔全部都听懂了,心疼这个喝醉酒软趴趴哭唧唧的尼桑的同时,暗骂自己这个因为私心推掉尼桑所有签售会的混蛋。

心里盘算着要给尼桑办一次签售会了。

 

 

当樱井翔带着签售会的消息和大野智见面时,大野智没说什么,可是的听到消息之后亮晶晶的一双眼彻底暴露了他的愉悦。

樱井翔今天依旧被自家尼桑萌得死去活来,自己的尼桑那么可爱,签售会被拐走了怎么办,自己一定要护送尼桑到达现场,然后一直保护他知道活动结束。

然而,樱井翔立下了一个很大的flag。

活动当天他被死死地钉在活动现场,根本没法去接大野智。樱井翔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带着宣传册子,上面有地图,按着地图走……

他还没啰嗦完就被大野智挂了电话,樱井翔觉得自己的三十几通电话惹毛大野智,也不敢再打了,只能抱着手机祈祷大野智能顺利到达现场。

然而,樱井翔又立下了一个flag。

大野智乖乖地按照樱井翔说的带了宣传册子,也看得懂地图,可是展子神奇的人流完全把大野智带到了未知的地方。

他撇着八字眉想打电话向樱井翔求救,却发现手机电量不足关机了,是啦,昨晚没充足电,今天又被樱井翔电话轰炸,是该没电了。

看着怎么按也按不亮的手机,大野智嘟起了他的嘴表示不满。都是翔君的错!

大野智气呼呼地把错全部归到樱井翔身上,圆圆的脸颊鼓得更圆了。

 

正当大野智站在原地茫然无措的时候,有人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了,是一个漂亮的女仆小姐姐呢。

在大野智看来,小姐姐简直就是全身笼罩着光环的天使。她微笑地看着自己,眼睛里闪耀着向日葵一般明亮的光芒,温柔地问他是不是要去签售会,小姐姐表示她可以带路。

大野智点点头,乖巧地紧紧跟在小姐姐身后,生怕跟丢。

现在的小姐姐真好,长得漂亮又温柔善良,不像自家姐姐只会欺负自己让自己穿裙子。大野智自顾自地傻乐了起来。

 

 

4

二宫和也好不容易摆脱摊子的束缚奔向原画师的怀抱,心情自然是爽歪歪的,虽然和前五十无缘,但是能见到他一直都超级喜欢的原画师也是开心的。

这样想着的二宫和也心情不禁愉悦起来,熟练地穿过人群,二宫和也稳步地向原画师的签售会场接近。然后他就看见了人群中的一个脸圆圆的小团子。

小团子穿着土里土气的格子衫,背着一个比较大的挎包,还带着一个小的腰包,但着乱七八糟的搭配他身上意外地好看,大大的眼镜挡住了大半张脸,可是二宫和也就是觉得他肯定是眉眼清秀,让人赏心悦目。

现在这只好看的小团子揪着手里的签售会宣传单,对着人群一片茫然无措。

哦!还是一只迷路的情敌小团子。心情大好的二宫和也决定帮一把这位情敌,毕竟是同样给自家原画师买买买的同伴,不帮怎么行呢。

于是,二宫和也劈开人流,一点一点向小团子走去。

“抱歉,打扰一下,请问你是要去sami老师的签售会吗?”走近了二宫和也发现小团子和自己想象的一样,五官清秀,那双游鱼一样的双眼尤其灵动,“我也要去,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一起吗?”

小团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像是眼里落满了星星。满含感谢之情的眼神直冲冲地落在二宫和也身上,二宫和也有点害羞,但是不讨厌这种感觉。

二宫和也转身掩饰自己的害羞,小团子紧紧地跟了上来,用余光一撇可以看见小团子在傻笑,好像全身心信赖着眼前带路的人,让人不禁联想起毛绒绒的小奶猫,二宫和也像被电到一样快速移开视线。

这个情敌太可爱,自己居然有点心动!二宫和也被自己的突然心动吓到了,赶紧加快脚步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这可苦了我们的大野智小团子了,这里人流量大,二宫和也又走得那么快,大野智有点追不上。走丢的恐惧又绕上大野智的心头,让大野智不由发出几声痛苦的呜咽。

轻轻细细的呜咽挠得二宫和也的心痒痒的,回头看,小团子苦闷的表情真的让二宫和也出现了看见耷拉着的猫耳的幻觉。可怜兮兮的,狗狗派的二宫和也都忍不住折回去把被人流缠住的小猫咪解救出来。

拉住小团子的手的瞬间,小团子像是被惊吓到一般地瞪大了眼睛,然后脸颊和耳朵被染成了粉红色。

变成草莓味的团子啦。

这个变化让二宫和也的心情十分愉悦,仿佛身心都被治愈。

“快点走吧,sami老师的签售会快开始啦。”二宫和也把手握得更紧了。

“嗯……”回应的是大野智害羞的轻哼声。

 

5

二宫和也的话痨属性让他忍不住想说话,有情敌在,他更是卖力地吹自家原画师的好。

“sami老师的画笔触超纤细的,角色的设定也那么有趣,sami老师一定是个才华横溢的人。”

“sami老师给角色的设定真的很赞,一个角色居然可以有那么深的内涵,老师一定是个温柔的人,才能画出那么棒的作品。”

“上一个游戏的设定里面有江户时期的水墨画的感觉,但是又不仅仅是水墨画的感觉,老师肯定是花了很多心思才画出那么有层次的东西的。”

“诶?大家都能看出来有水墨的感觉吗?”大野智难得回应了。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是sami老师的真爱饭,我最喜欢老师了。”二宫和也猛烈地想自己原画师隔空告白着,“我会一辈子爱着老师的!”

告白完的二宫和也发现,草莓团子的草莓味更重了。

“sami知道你那么喜欢他,他一定很高兴的。”大野智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二宫和也,小扇子一样的睫毛档住了眼底的害羞。

“然而我这个大饭因为一点琐事拿不到特别签名了,来得太迟了,排不到的。”吹自家原画师时的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就到了签售会现场,“我超级想要那个特别签名!”

 

“你叫什么?”

“nino”二宫和也随意地回答了大野智突然的问题。

然后,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从大的挎包里拿出了签名板,又从小腰包里拿出了签名笔,在签名板上写写画画起来,漂亮的细长的手指握住笔的样子真的让人赏心悦目,二宫和也想凑上去看他在弄些什么,他还不许二宫和也偷看。

写完后,大野智把手上的签名板,递给了二宫和也。两人视线交汇的时候还害羞地移开了视线。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二宫和也有点反应不过来,木然地接过签名板,看见了上面熟悉的画风还有很有sami 风格的to签,二宫和也觉得一切的发展真的太戏剧化了,像在做梦一样。

等到看见大野智从工作人员通道走进会场后,二宫和也才反应过来,这可爱的小团子根本不是自己的情敌嘛,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情人!

他终于见到自家原画师啦,自己还摸到了自家原画师的小手,还当着自家原画师的面没羞没臊地告白了。

二宫和也很想把自己现在的心情发泄出来,然而他现在不知道要说自家原画师长得超级可爱,还是说自家原画师手纤细修长非常好看触感绝佳。

你问二宫和也那么直白地对自家原画师告白害不害羞?时常穿着进攻服的二宫和也表示。

害羞?不存在的,他还嫌弃自己进攻不够猛烈呢!

然而红得发烫的耳朵出卖了他。


【润智】嘘!办公室恋情。

无脑pad办公室play,  强行开车,突然急刹车,对冷淡的自己已经绝望了。

这是给静的,献给那个在台风里坚强地活下去的好孩子。(ps:她智右什么都吃,快给她点粮,她快饿死了) 

 @远方、静待花开 


问题:比摸屁屁更社情的是什么?


是我,那个老是发假吉榎的那个蹭tag的。


33:径酱不要推啦,你男朋友帅气的脸要被你推变形了!

锁匠:......

33:径酱,我可以理解,太深了你害怕,但是你推我脸也不能改变什么啊。

锁匠:!

33:径酱!疼疼疼疼疼!

33:径酱~来一发嘛~


锁匠:吉本先生,我拒绝。


吉榎居然没有外链!?这一定是假的吉榎!

早上大家一起做运动

从口技开始的晨练!【宫大】

 

最近真的污得刹不住车,但是一写起车来又纯洁得不得了,十分烦恼,我果然是个纯洁的小仙女。(不要脸)

 

跳车专业户就是我!

 

我才不说其实本来有马内甲敲门抓奸的桥段,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接就和肉一起删掉呢。

 

我近期的画风大概是只撩不娶吧。


大家注意身体,要好好锻炼哦!不要总想着开车,伤肾(bizui)

精灵润x怪物小王子


润:王子陛下,早上了,快起来穿衣服。

小王子:(困,迷糊)嗯......

润:(笑,帮忙整理衣服)❤


求粮!

NHK是什么?大叔,我们来玩玩吧!【宫大】

梗来源好像是Nino桑里2016年大赏,我突然想起来的,年纪大了记不清楚了,时间线乱七八糟。

 

我就是想试试外链发车的刺激感,ooc ooc ooc

 

我不适合写肉,真的,压制住自己无数次想拉灯的手,告诉自己不能纯洁,但是这车真开不下去……

 

复习修罗场的摸鱼,一点都不好吃!我觉得我要么是性冷感,要么是不那啥  举。

 

半路摔死的车速



H烂尾是什么样的体验,看完您就知道。被车摔出去也请不要打我,我怕疼。


 问题:二宫和也做了多少次?



【all智】身体检查

一只只会委屈的ooc萌软智和一群如狼似虎的弟弟的小故事。

 

又是漫画大纲改,我大概变得不会画画了,咸鱼躺。

 

 

 

 

二宫和也进入休息室的时候发现大野智已经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过去了,而且睡得很熟。本想安静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不打扰他休息的,但走进一看发现大野智又黑一个色度,想恶作剧的心和对鱼的嫉妒心让他升起了逗猫的念头。

于是便爬上了大野智的沙发,一手撑在大野智的头边,一手捏住了他圆圆的小脸,故意凑到他的耳边,用美食生死战抢答时的小尖嗓奋力一吼!

“satopi!!!!!!”

直击灵魂的小尖嗓吓得大野智醒了过来,一脸状况外的表情不知望向何方,几秒之后雾蒙蒙的眼睛才聚焦,小鱼眼里盛满亮亮的光,发现是二宫和也闹醒了自己也不生气,仰着脸对二宫和也笑得软乎乎的。

“nino早上好。”治愈的气场瞬间包住了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一边感叹自己负离子leader今天也正常工作,一边拿出自己作为影帝的实力演技为自己的逗猫计划板起了严肃脸。

“ohno桑。”

轻轻压低的嗓音让空气仿佛凝结,呼吸好像变得有点困难。

大野智对这突然严肃起来的气氛不知所措:“怎么了?nino。”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吧。”

“嗯,知道……”接下来是钓鮐的季节,这段时间总有演唱会,大野智总遗憾自己去不了。

“你真的知道?”二宫和也重重的皱了眉头,仿佛对大野智的回答不满。

“怎么了?”大野智还是状况外。

“你知道接下来有演唱会你还把自己晒得那么黑!黑成这样你还能穿演唱会的衣服?”二宫和也盯着着焦炭面包脸,越看脸色越差。

大野智昨天休息,正好昨天又是个无风的大晴天,大野智自然是放飞自我跑到海上爆钓了十个小时,还没来得及看自己享受完晒伤日光浴之后的样子就被经纪人马不停蹄地送到录制现场,说实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黑成了什么样子。二宫和也的表现让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心里敲起了警钟:nino生气了。

“我,很黑?”

“诶?难道你觉得自己白?”

大野智认真地回想起上次看见的自己的巧克力肤色,一边摇头一边回答:“不白。”没涂发胶的刘海软软的,随着他的摇头微微摆动,显得他异常乖巧。

牙白!超可爱!二宫和也想欺负他的心更加膨胀。

“你这样J绝对会超级生气的!”二宫和也搬出了那人最疼也是最怕的弟弟,看着大野智紧张起来的神色,二宫和也能猜出他绝对又在想象弟弟对他说教时凶巴巴的脸了。

“nino怎么办,我不想松润生我的气……”小嘴一扁,委屈巴巴地要从沙发上坐起来,但还没坐正有被二宫和也一把按回沙发上躺着。

“能怎么办,我就是提个醒,你这样绝对会让J超生气的,他前段时间可是跟服装师商量了好久才定下的衣服啊……”

大野智撇着八字眉,很懊恼的样子,用上目线看着二宫和也,一副我知道错了的表情。

“nino你一定有办法让松润不生气的,对不对?”

那个撒娇的语气让二宫和也想马上扑上去跟大野智进行黏黏糊糊的肢体接触,但傲娇的二宫和也是不会直接表现自己这羞羞的欲望的。于是他摆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跨座在大野智身上,欺身上前,扎扎实实地把大野智钉在沙发上。

“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你晒成什么样了,等一下我好跟J商量一下怎么改演唱会衣服的事,只要有好的解决方案,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的。”

话都没说完,大野智的T恤已经被撩起,挂在举过头的小臂上了,手速已超神。把T恤扯下,大野智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二宫和也的眼前。

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光裸的上半身,脖子以上晒得有点黑,锁骨处有明显的圆形的印记,再往下是白皙的胸膛,与脖子的黑色相撞意外地充满了美感。手臂上有明显的黑白分解线,让人想起黑白相间圆滚滚的熊,沿着腰身往下裤子的边缘隐隐露出了一小块更白的皮肤。

这简直是引诱人接下去探索嘛!

汉堡手迅速地扣在了大野智的皮带上,但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大野智就按住了二宫和也的手。不善言辞的大野智还组织不出语言,但他的眼神已经向二宫和也传达出他的不愿意。

“大叔,你不是求我帮你的吗?你现在想干嘛?你不要我帮你了吗?”

“nino……”黏糊又委屈,帮忙就帮忙嘛,为什么要扒我裤子。

那可怜的姿态连二宫和也小恶魔都忍不住心软……才怪!二宫和也奋力地拉着大野智的皮带,而大野智丝毫不让,两人僵持。

“satopi~,让我看一下嘛~!”二宫和也仗着自己可爱撒娇。

“不要!”收到了智猫猫更可爱的超凶.jpg

 

二宫和也扒不下大野智的裤子好气哦!可是他力气没有大野智的大。

大野智也好气哦!为什么小恶魔不放过他,气得他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早~”小奶音打破了休息室的僵局。

“J!leader又晒黑了,巨黑。”小尖嗓迅速向弟弟告状。大野智瞪大眼睛,突如其来的“背叛”让的一惊,赶紧偷偷瞄一眼弟弟,看看他到底生不生气。

果然,松本润眉头一紧,大野智的心又是一惊。牙白!大野智迅速地摆出自己最真诚的表情向弟弟认错,希望弟弟能从宽处理。

“松本先生……”大野智下定决心要向弟弟撒娇,声音的甜度爆表,湿润的上目线紧紧地盯着松本润,仿佛松本润一生气就会落下泪来。

理智崩断!

叮!松本.克己.润下线。

叮!松本.抖s.润上线。

抖s与小恶魔站在同一战线!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交换了一个眼神,确立了战友关系。大野智看见了末子组的眼神相交,心里已经知道松润可能会和二宫和也一起欺负自己,但还是他决定挣扎一下。

“leader,我是不是说过快要开演唱会了?”松本润的语气意外地温柔,大野智觉得自己还有救。

“嗯……”

“那你怎么还去钓鱼啊,也不涂防晒,那么黑,你是不想穿演唱会的衣服了吗?”和平时闲聊的温柔语气无差,这让大野智放下心来,按着往常的样子撒娇。

“我想钓金枪鱼嘛……”

松本润一脸拿大野智没办法的表情:“让我看看黑得严重不严重,没事的话就可以继续采用确定下来的服装。”

弟弟的语气那么软,肯定不会和小恶魔一起整我的!大野智愉快地挺起胸膛向弟弟展示自己的上半身,希望自己积极的态度让弟弟满意。

“腿呢?把裤子脱了!”大野智心里一咯噔,原来弟弟和小恶魔是一伙的!失策!

“松润……”弟控的大野智软软地叫了声,希望松本润听到他的呼唤可以改邪归正(?)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nino。”松本润示意。

“了解!”二宫和也表示收到。

二宫和也压住了大野智的手,而松本润则攻击大野智的下盘。大野智自然不肯乖乖就范,于是他灵活地扭动腰肢,扭动身体躲避着松本润的手。

局面再次僵持。

 

“早呀……呜哇!发生什么事了?”相叶雅纪健气的声音响起,爽朗的笑容因为这冲击性的画面僵在脸上。

“快过来帮忙压住大叔!”

“好!”不明所以,但相叶雅纪超听自家竹马的话。

大力奇迹拔参战,大野智瞬间被击败。Game over!

大野智一面承受着被击败的挫败,一面承受着全身光溜溜的羞耻,蜷缩在休息室沙发的小角落里,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双手里,不想面对被三个弟弟扒光光的事实。

“O酱的小腿好黑,但是大腿好白哦,pp更白!”aiba酱不管说什么都那么下流!大野智愤愤地想,黑黑的小脸羞得涨成了砖色。

“是啊,大叔的pp超白。”

Nino不要附和aiba 酱!太羞耻了。

“晒痕好可爱。”相叶雅纪无自觉地说着牙白的话,“你们不觉得腰和pp交接除的色差很色气吗?我好想亲一口哦。”

“是有点想……”松本润声线一沉,“但我觉得leader的pp更有吸引力……”

“真不愧是岚里最喜欢pp的松润!不过O酱的pp的确很有吸引力。”

弟弟们的讨论让大野智老腰一软,止不住颤抖。

“O酱羞耻到发抖了耶!”

大野智埋在手里的头微微抬起,露出了眼睛,用自认为最凶的眼神瞪着兴奋得双颊绯红的工口大兔子相叶雅纪,希望他在自己眼神的威压下能闭嘴。但眼里储满了因羞耻而出现的生理泪水只能让他的瞪眼显得楚楚可怜。

这是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主播清爽的声音道了声早安,随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吓到;“哇!你们在干嘛!”

樱井翔尽可能冷静地分析着休息室的现状,三个弟弟围在沙发边上,沙发上躺着光溜溜的尼桑,看这委屈的小脸一定是被欺负惨了。

诶呦!我的三个小祖宗哦!我就那么一个哥,你们轻点折腾(?)。有点心疼地凑到大野智身边确认他的情况,顺手吃个豆腐扶着他光裸的肩膀坐起来。

“救我……”尼桑黏黏糊糊的嗓音带上了哭腔,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樱井翔。看着大野智依赖自己,樱井翔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决定一怒冲冠为尼桑,把等一下在节目中被弟弟们联手欺负的顾虑全部抛到脑后,脱下外套盖在尼桑身上之后,对三个不懂事的弟弟进行严肃地说教。

 

说教之后,留下三个弟弟一边反省,樱井翔就跑到大野智身边撒娇邀功(?)。大野智缩在沙发的角落,樱井翔的外套对他来说有点大,把他娇小的身子完全裹住。樱井翔默默地为男友衬衫点了无数个赞。

“尼桑,没事吧。”

“没事。”

“他们为什么闹尼桑啊……”

大野智慢吞吞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樱井翔听,樱井翔也尽职尽责地翻译着大野智的话(?),等把事情经过讲清楚,樱井翔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尼桑这次钓了几个小时?”

“也没钓多久……”大野智摸了摸鼻子。很好,绝对超过十小时。

“涂防晒霜了吗?”

“.…..”大野智没说话,只是嘟了嘴。很好,绝对是嫌麻烦没有涂。

“尼桑,我说了多少遍了,不涂防晒霜是要晒伤的。”说着从包里拿出治疗晒伤的药,“尼桑,你钓了那么久,又不涂防晒霜,肯定晒伤了,快涂点药。”

大野智知道自己理亏,乖乖接过药自己涂了起来,涂完了前面想把药还给樱井翔,却被按住。

“后面呢?”

大野智只好把外套脱了,开始涂后面,只是背上有的地方够不到,大野智想放弃,樱井翔死活不同意。

“我够不到嘛!”

“那我帮尼桑擦。”说着接过药就在大野智的背上摩擦。

“.…..嗯,痒……”

“尼桑,忍忍,一分钟就好。”

“嗯……”今天的一分钟怎么那么长啊。

 

本在在旁边反省的三个弟弟:

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姑且先认个错相叶雅纪.jpg

转回克己模式,觉得自己干了不得了的羞羞的事情,认真反省松本润.jpg

虚心接受死不悔改,盘算着下次继续逗猫二宫和也.jpg

他们目睹了樱井翔用嘴就让大野智自己把自己扒得光溜溜给樱井翔看,还让樱井翔摸自己敏感的腰部的全过程之后,集体变成了冷漠.jpg

 

樱井翔,可怕的男人!

 

FIN

 

小剧场:

主播进入了休息室,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你们在干嘛?”

“大叔钓鱼晒黑了,我们把他扒光了看看黑到什么程度。”

“哦……”主播盯着沙发上看起来很好吃的尼桑,“你们只就打算看看?”反手上了锁。

“当然不是……”

“我们只是在等你而已……”

本来在沙发上躺着的大野智惊恐万分,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想要逃跑。却被抓住。

“不要啊。等一下还要录节目……”

“不要拿这个当借口,这是晒黑的惩罚哦。”二宫和也露出了小恶魔一样的笑容。

 

 

拉灯!跳车!